? 第二十一章 女修罗王-欲火青春 狗亚体育官方网,亚博pt游戏平台 ,亚博娱乐正规不

欲火青春

第二十一章 女修罗王

住家野狼2016-11-11 17:21:34Ctrl+D 收藏本站


????夕阳下的晚霞,犹如火焰燃烧的棉花糖,看着这一切的石破天却一点也不感觉甜蜜。

????不知道一会儿怎么面对父亲,说过不来求助的,今天还是来了。

????石破天叹了一口气,还是挪动了脚步,去找妈妈吧,那样应该好说话一些,只希望妈妈会在家。

????石破天准备踏向自己的家门,一个孩子,在家门口还如此迟疑,只因为父训难违。

????“少爷!”一个女声传出。

????石破天的精神一震,这声音他听的好熟悉,准头一看,是她。

????“修姑姑。”石破天叫道。

????眼前的女人大概有三十多岁的年龄,一身黑色的西服,内里也是白色的衬衫衬托秀丽,秀丽却掩饰不了浑身逼人的煞气,那是刀子一样的女人气质。

????女人的面部修长入一柄细剑,目光凌厉,留着短发,身材高挑,脚下穿着矮跟皮鞋,正在打量着石破天。

????她,就是修罗王。

????石云海身边的得力贴身保镖兼职一等杀手。

????谣传还是真实,没有人去考证,但始终能在东北地方偶尔听到这样传说。

????修罗王原名叫修月,她的出身家庭过去以及年龄和一切的东西都没有人知道,或许除了石云海之外,这将是永远的秘密了。

????只有少数人得知,修月是石云海年轻的时候在路边拣到的一个小丫头。

????这丫头貌不出众,却始终有一种冷艳含香的美感,美感下藏的刀子也是许多死亡灵魂领教过的。

????当初石云海在街头发现了修月,她已经算是半个孤儿了。

????街头上的她抱着父亲风烛残年的身躯,向人们乞讨。

????她乞讨了一个月,从父亲的身体还有的治,那时乞讨治病的钱,到见到石云海的时候,她在为父亲乞讨丧葬费了,修月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她天生是一个冷血的人吗?不,她只是看透了人世间的冷暖悲欢。

????行人忙碌匆匆的街头,没有过问这一对可怜的父女,唯有石云海为她弯下了自己的腰,他也不知道为何,当时却会被这样一个姑娘的冰冷的眼神彻底的吸引住,如果当时不是石云海已经和周青结婚了,他或许会娶修月吧。

????石云海帮修月把她的父亲安葬后,修月就留在他身边寸步不离了。

????在七年前的一次东北方面面临的,边疆东突事件中。

????石云海一人被困在东突将近一百人的大战团里,被包围的滋味不好受,而面临死亡的滋味更痛苦。

????当时的石云海已经是若大一个帮会天青帮的老大了,如果他有了三长两短,天青帮必将遭受极大的损失和灭顶之灾。

????还好,当时石云海身边带了修月。

????在石云海身负重伤的时候,是修月挑起了大梁,她一个人仅仅凭借手中随便拣来的一把产个剑,在包围圈里东西合围的局面下硬是坚持了十七个小时,不仅保护住了石云天的性命等来了天青帮的援军,而且凭借一己之力砍杀了不下五十名对方的东突歹徒。

????经过此事后,不仅天青帮的发展越来越庞大红火,而修月的名声也跟着声明鹊起。

????她的冷雪,她的凌厉,流传在每一个道上的人的口中耳中,后来大家给她起了一个血腥的名号,配上了她的姓氏——修罗王。

????“怎么?放学了?”修月很精明,没有向石云海那样一看到自己儿子就挖苦他。

????来到自己的家怎么了?他再强大,也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啊!修月这样想道。

????“姑姑,我是想来,有点事情。”石破天吞吐道,不好意思将具体的意思说出来。

????“来找你妈妈吗?”修月知道石破天是不敢来这个地方找爸爸的,石云海对待儿子从来都是礼数管教,六亲不认的态度,石破天多少有些害怕他。

????“妈妈,恩是的。”见到姑姑,石破天很腼腆的道。

????石云海一直让石破天喊修月叫姑姑,虽然修月严格意义上来说,仅仅是帮会里的一个保镖罢了,但是她却救过石云海的命,身价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保镖所能相媲美的。

????“你妈妈出去了,现在不在家,不过,首领到是在房间里,正在休息,要不要我帮你去叫他醒来?”修月向石破天道,眼前的石破天,看上去就像是她的弟弟一般。

????“啊,这样啊,哦,那算了。”

????石破天很失落的转身过去,准备离开,也不再过问其他的事情了,爸爸的存在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妈妈既然出去了,他也没有继续逗留在这里的理由了。

????望着那男孩的背影,萧瑟的影子影印在夕阳的余晖下,煞是让人感觉心碎如凉冰一样。

????修月怎样能够忍受这样一个男孩就这般失望的回去,他的身影简直就是小号的石云海,在修月的眼中是那般的熟悉,亲切。

????身为父亲,他是否做的太过火了,这哪里像是一个富豪大家家族里的子弟,怎样算的上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

????他太苦了,修月这样想着。

????“破天?”修月叫住了他的脚步。

????石破天转过身来,望着自己的姑姑,那一张无表情的冷面上,依稀有了一点点的牵挂的意境。

????“姑姑,还有什么事情吗?”石破天很居丧的问道。

????“破天,你有什么心事吗?”修也问道。

????此时若是个不了解事实的人,看了这场景势必要疑惑万分的,一般人怎么能够理解一个家族的少爷这样必恭必敬的向家里的保镖说话,那简直是颠倒黑白了。

????“姑姑,我,稍微有点事情,不过算了,靠我自己也是可以解决的。”石破天推托道。

????“好孩子,告诉我吧,你爸爸帮不了你,我或许可以,既然你来了,那么说明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你一个人可以解决的了的了,至少你一个人解决的不会很干净。”修月意味深长道。

????“可是,爸爸告诉过我,我现在还不能够动用他的势力,他的力量。”石破天也很乖巧。

????“这是姑姑自愿帮你的,不算在你爸爸头上,放心吧,你告诉我,我对谁也不会提起的。”修月给石破天做心中的鼓劲。

????石破天抿了一下嘴唇,沉思了一下,决定相信姑姑修月,“姑姑,是我,最近得罪了一个小流氓,我本来想教训他,可是我现在毕竟是一个学生,干什么都不方便,学校里的校纪法规都很严格的,然而,哪怕我现在就收手不教训他了,这个家伙在以后也一定是我身边的一个定时炸弹,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再来报复我,所以,我想找一个家族的人,帮我在暗中解决掉这个麻烦,否则,我不想身边总是跟着一只飞的不远不近的苍蝇。”

????石破天聪明的并没有提及闫琦的事情,到也算是将实话实说了一大半,并没有在修月面前违背自己的良心。

????他对姑姑一向也很尊敬,并不是虚伪的恭敬。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