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求援-欲火青春 狗亚体育官方网,亚博pt游戏平台 ,亚博娱乐正规不

欲火青春

第二十章 求援

住家野狼2016-11-11 17:21:8Ctrl+D 收藏本站


????“凭什么放了他?”石破天决心要惩奸除恶。

????“你想杀了他吗?”闫琦无力道。

????“一点没错。”石破天铁了心了。

????“你就算杀了他,又能怎么样?你会被学校处分的,还有公安局的严惩不待,石破天,停手吧,求你了。”闫琦哀求他。

????“不就是处分吗,最多是个死刑枪毙,只要能给你出气,判死刑我也不怕。”石破天坚定信念。

????“一旦你被处分了,开除了,那还有谁来保护我?”闫琦说到了石破天的心底。

????“我......”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了,眼下看来确实不能伤害这个人,至少不能让他死在自己的手上,否则闫琦就会孤独下去,孤独的承受这所有的痛苦。

????石破天的手又松了一些。

????赵东明重获新生,顿时感觉周围的空气越加洁净,世界相当美好。

????他挣脱了几下,从石破天的手中挣脱了下来,掉在地上,屁股摔的不轻。

????但是这小小的疼痛已经不能够让他怎样的大反应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感觉是非常快意的。

????赵东明从地板上爬了起来,面色依旧通红,还没有完全缓和过来,人被憋死是最痛苦的,这话一点不假。

????“你小子给我等着,咳咳!”赵东明用手揉着嗓子,威胁石破天道。

????石破天摇头,真遗憾不能亲自杀了这个垃圾,不过他自然还有别的办法,因为他是有后台的人,而且后台比这眼前的小喽罗赵东明,要硬太多了。

????“咱们走吧,别理他了。”闫琦拉了拉石破天的胳膊道。

????“你不说那件事了?”石破天提醒闫琦,关于她怀孕的事情,怎么也应该让眼前的罪人承担一下的。

????“说了又能怎么样。”闫琦很无力的道,也不去看赵东明,她明白,这一步,是自己大错特错了,她本来想要的是温暖,却让自己更加的寒冷下去。

????石破天了解,以赵东明的个性,即使告诉了他这些,他也不会帮闫琦承受什么负担的,那时候,说不定还会败坏了闫琦的名声。

????石破天只好作罢。

????于此,这次是白来一趟了。

????“闫琦,我告诉你,我赵东明和你好是看的起你,你别他妈的别把自己当个人了,我那几个兄弟也不是吃白饭的,你们俩给我等着!有你们好受的时候,哼哼!”赵东明用还在发抖的胳膊指着闫琦和石破天,道。

????还没有等气恼委屈的闫琦答腔,石破天直接一个反身腿,甩在赵东明的膝盖上。

????他吃痛一下,被别到了骨骼,还没有疼的叫喊出来,就已经被石破天的大力气轰到了一米开外的桌子上。

????赵东明将桌子砸倒,顺势自己掉在地板上,才大声的喊叫“妈呀!!疼死老子了!!石破天你给我等着!!我要杀了你!!啊啊啊啊啊!!!”

????此时石破天和闫琦已经出门走远了。

????......

????校门外,一家规模很小的小餐馆里,价钱到也算的便宜实惠,平时一些工薪阶层的中午不回家的学生爱好在这里就餐。

????餐馆的名字叫“好在来小小餐厅”,到也有些青春的韵味,看了让人赏心悦目。

????餐厅里虽然不大,却很干净,大夏天里开着空调,也是这里时常满庭芬芳顾客络绎不绝的最大原因。

????清洁白亮的小餐馆里,此刻因为已经过了中午吃饭的时间,所以人不多了,稀疏的坐了两三个客人,老板坐在门口看着街上的行人车辆琐碎光阴。

????靠船户边上的对桌用餐的一男一女,理当是石破天和闫琦了。

????他们餐桌上摆放了两菜一汤。

????很朴素的菜式:蘑菇炒肉丝,土豆丝,一汤是番茄紫菜鸡蛋汤,石破天吃大碗米饭,闫琦要的小碗。

????最后的结帐不知道谁来付,而眼前更应该注意的是他们谈论的内容。

????“你准备怎么办?”石破天给闫琦的小碗里夹了一小块肉,这碟子里本来肉就很少,去了这一块,就更显得一桌素食了。

????闫琦用筷子将石破天给她夹的肉在自己的小碗里翻过来,倒过去,好像怎么也折腾个没完,想了一会儿,她轻轻的说,“要不,有机会,我一个人去打掉它。”

????“你一个人?我陪你去吧。”石破天的声音也很轻,好像做贼似的。

????“恩,不用。”闫琦装作很坦然很胆大的样子,轻松的将碗里的肉吃了,然后又去桌子上夹别的菜。

????一筷子的土豆被她移动到自己的小碗内,然后只见其正垂着头发,发丝遮挡了眼睛和鬓角,低着头扒了一口米饭吃下去。

????“哎。”石破天唉声叹气,他知道她说不用,自己就是再强求也没有效果,不如到时候直接跟着去算了。

????“别叹气,我还没有叹气呢,我可是受害人。”闫琦为了让石破天轻松一些,自己的语调也尽量保持诙谐。

????她又夹了一点菜吃下去,而实则,她已经想吐了,身体很不舒服,小腹也很恶心难受。

????年仅十五岁的女孩子,医学声的知识差太多了,现在的她只能在蒙胧和无助中学着承受痛楚,从身体到心灵。

????“我不是叹气,我是很无奈,说真的,闫琦......”

????“你不用说了,说了我也不爱听。”闫琦斩钉截铁。

????石破天只得点头不再言语,确实,她是受害者,自己没有资格在这里说风凉话,也没有说教的资格,只有帮助她爱护她默默的心疼她的义务。

????因为她是女孩儿。

????“我只求,你去做手术的时候,可以通知我一声,让我有个心理准备。”石破天道出自己的要求。

????“你还要什么心理准备,孩子又不是你的?”闫琦嘲讽他道,总之不想再继续麻烦他了,他为了她付出太多。

????“我只是想知道你随时随地都在干什么,否则会牵挂。”石破天眼睛看向一边。

????闫琦沉默了,证了一下后,尽量保持自己的镇定,道:“恩,那好吧,我尽量及时通知你。”

????......

????傍晚的夕阳如此没有光彩,这城市的喧嚣让大自然的幽静杂乱无章了,失去了优美的自然环境,只留下卑劣的灵魂,许多。

????今天很偶然的,石破天并没有陪着闫琦回家,这特别的日子,是她受伤和遭受创伤最大的日子,他为什么如此无情?自然有他的原因。

????石破天没有骑自行车,而是打车来到了一个地方。

????那是一所别墅,宽大的周遭环境,一切的奢华跌荡的气势尽皆是为这座别墅所做的衬托。

????谁又能够想到那所宛如城堡一样的别墅里边的装束会是个怎样的光景?谁又能知道这别墅的主人正是此刻站在它脚下的男孩子石破天的爸爸——石云天。

????石破天在想着自己要不要进去。

????父亲曾经说过,在他十八岁以前不可以步入这间天堂一样豪华的空间,在他有了自己的一定的基础业绩以前,没有资格将那一双不足四十二码的脚踏入到这里的华贵的地板。

????或许他现在仍旧没有实力没有资格来吧,可是如今他也有需要帮助的时候了。

????一个人的力量,始终只是力量,不是能量。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