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崩溃-欲火青春 狗亚体育官方网,亚博pt游戏平台 ,亚博娱乐正规不

欲火青春

第七章 崩溃

住家野狼2016-11-11 17:15:10Ctrl+D 收藏本站


????“我喜欢你,闫琦,从小,我记得很清楚,从我们的认识的那一刻起,我就对你有了很好印象,小学,在我们一起上的学校里,一起度过了六年,我才明白了对你的那一种感觉原来叫爱,可是我仍旧没有告诉你,仅仅是默默的看着你,而现在,我想我没有理由也没有力气在忍受下去了,闫琦,我~好爱你!”

????石破天的眼睛里尽是虔诚,此刻,最坦诚的基督教徒想必也没有石破天一半的真心,他实在是太爱闫琦了。

????没有了她,他就只会是行尸走肉般生活,在得知了升学考试成绩的那一刻,没有她的分享,他一点也感受不到什么叫做喜悦。

????忍受着爱一个人而不告诉她,虽然美其名曰纯洁的暗恋,却是那么痛苦,这痛苦,石破天忍受的有多深,埋藏的有多压抑,只有他自己清楚。

????两双清澈的眼睛,豪无一点瑕疵的注视着。

????石破天在等待一个答案,有可能是让他转身就走的答案,也有可能是他将她带走的答案,可是无论如何,他依然会爱她。

????“我……”闫琦欲言又止,此刻,她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她。

????告诉他爱他?闫琦在心里酸苦的笑了。

????算了,他们是不可能有未来,还是不要伤害他了。闫琦将喉咙里的眼泪努力的向下咽,咽,咽!

????可是,泪水好似决堤的洪浆,汹涌而出,流在苍白的脸颊上,好象滚烫的岩浆,舒服快意同时又灼烧的疼痛。

????“闫琦,你怎么了?”石破天伸手想去帮她拭去脸上的泪水。

????“别碰我。”闫琦淡然的道,嗓音有些颤抖,却不容怀疑。

????石破天的动作静止住了。

????泪珠在闫琦的脸上缓缓的滑下,好象这十四年纯洁的友谊一样滴落而下,那么的低贱,那么的可笑,顷刻就被蒸发了。

????石破天也感觉有些热流在心头,他疑惑的等待着闫琦的下文。

????“我们,不可能的,石破天,你回去吧。”闫琦这次的语气异常的平静,她已经整理好了思绪,此刻已经如死灰般的心境是不会为了自己的私欲伤害他的。

????“为什么!?这怎么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难道你有其他喜欢的人?难道我还配不上你?闫琦,我是真的好爱你!相信我,相信我啊!”石破天近乎疯狂的哀求道。

????“我已经说了,我们不可能,或许你很爱我吧,但是我……”闫琦停顿了片刻,好象做了很大的决心般,还是说出了那句绝情的话:“对你没感觉。”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不可能感觉出错,我的洞察力一样很好,我不可能错的!你一定是喜欢我的,一定是的,闫琦,你冷静一点,好好想想,你怎么会……你怎么会这么回答?”

????石破天的嗓音已经有些颤抖,他感觉整个天地都塌下来了。

????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或许会被她拒绝,可是她是仙女是女神,自己攀比不上也是件平常的事,他曾经无数次的用这样的道理来安慰自己,可是今天面对了残酷的现实,却还是接受不了。

????那一刹那,石破天认为自己永远也不会快乐了。

????“你不会~你不会不喜欢我的~”石破天激动的过了分,开始用手握住闫琦的肩膀,来回没命的摇晃她。

????闫琦被摇晃的难受,本来身体虚弱的她,刚刚经历了痛苦的逆反心理的抉择已经痛苦不堪了。

????此刻在石破天的摇晃下,闫琦好象飘落在风中的凄凉的树叶,毫无招架之力,只有轻轻的哀求:“石破天,别,别,放开我,好难受啊……”她的声音细若蚊吟。

????石破天仍旧拼命的摇晃闫琦,意图她能够清醒过来,不要给自己这种残忍的回答。

????“我好爱你啊!!!”石破天的眼泪终于也夺眶而出,他的心神坠落地狱。

????“停下来!!你滚开!!”闫琦终于生气的怒喊出来。

????“不许碰我!流氓!你走!我不想再看见你!”闫琦奋力的将石破天挣脱开来,眼光中含着泪水如泉涌般滚滚流下。

????石破天愣住了,他的手松开,好象机器人般木讷了片刻,苦笑徜徉在整所小房间里,“我,不会忘记这句话的,对不起,我来错了。”

????话说完,石破天转身就走,也不给闫琦解释的机会了,况且他想她也不会再有什么解释了。

????“石破天,怎么走了?”闫妈妈见石破天好似一匹脱缰的野马般冲出了自己的家,疑惑上了心头。

????石破天没有再搭理闫妈妈,这个时候他的世界里已经不再存在任何东西,这十四年来学到的人文礼节,社会科学,全部在他的心中沉没。

????所有的一切努力难道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一个人,而她却无情的抛弃自己,那么这一切也没有什么分量了。

????石破天心中这般思考着,他直想大声的吼叫,无数声的呐喊,将心中的压抑告示天下。他跑出了闫琦家,跑出了村子……

????而此刻房间里的闫琦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连续的咳嗽着,她颤抖的用苍白的手去端刚才的水杯。

????杯子里的白开水已经凉了,而她端在嘴边,希望喝下去一点可以稍微解除一下咳嗽哮喘。

????好不容易忍受住了一阵剧烈的咳嗽,杯子沿放进了嘴中。

????当柔软枯涩的小舌头沾到水面的同时,闫琦直感觉胸口突然一热,热的发烫发疼,喉咙瞬间一甜,她又忍不住声嘶力竭的大声咳嗽的一下,那声响好似要人命般。

????杯子里的水被震荡出来,洒落在了床上,洁白的被单上刹那被染的血红,闫琦的嘴角带血,水杯里的水已经完全化作了赤色,一股子腥味浓郁的挥发在房间里。

????闫妈妈刚刚进去房间想看个究竟,却发现眼前这般景象,惊呼一声:“闫琦!我的女儿!”

????而此刻闫琦已经虚弱的一翻白眼,手中的水杯随着身子一同倒下,好似坠落的风筝,失去了控制。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