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哄她入睡-欲火青春 狗亚体育官方网,亚博pt游戏平台 ,亚博娱乐正规不

欲火青春

第二十一章 哄她入睡

住家野狼2016-11-11 17:12:1Ctrl+D 收藏本站


????卢楚风正在门口为难,黑暗中他也不敢有什么响动,所以走廊的声控灯一直休息着没有被卢楚风的皮鞋和地板的撞击声惊醒过。

????然而,哪怕是一点点的响动,却也逃脱不了隔壁那中年妇女的耳朵,她仿佛有顺风耳的能力。

????卢楚风还在踌躇,却看见了一道白光,刺眼的照射向这边,卢楚风怕惊吓了卢姗,赶忙转过身将自己的前胸对着那白光。

????又见到了下午熟悉的面孔,卢楚风疑窦这个女人下午不睡午觉,难道晚上也是夜游神?

????俗话说:女人的美丽是睡出来的,怪不得眼前的中年女长相这么丑陋,原来是不爱睡觉的原因。

????而且爱多管闲事的她,着实让人烦恼又不好说她,毕竟是邻里之间。

????“怎么啦怎么啦怎么啦!?三更半夜的这是谁啊?”女人的声音好似奔流的洪水猛兽袭击而来,扰乱着卢楚风的思维。

????卢楚风赶忙冲着她嘘了一声,意思是你给我安静下来,后边的卢姗正在睡觉呢。

????女人看见了卢楚风的样子,看清楚原来就是下午来找卢姗的那个小伙子,再仔细看看他的身后,卢姗正在香甜的熟睡着。

????令卢楚风感到很诡异的,女人阴险的笑容出现。

????“这个老太婆在打什么歪脑子?”卢楚风这般想道。

????“怎么了,你们俩,怎么不快点回房间休息啊?”女人冲着卢楚风挤了一下眼睛,在他身边小声的道。

????那声音面色让卢楚风感觉,她并不是因为顾及到卢姗的安眠而故意降低了声音,而是为了向卢楚风阐述自己激动而又害怕抖出来他什么秘密时候才发出来的长舌妇特有的诡异声腺。

????卢楚风汗颜。

????“恩,钥匙在她的口袋里,我怕把她给吵醒了,正在想怎么拿。”卢楚风如实道,只怕那女的不能够如实的理解。

????中年妇女撇了一下嘴巴,很显然她不能够完全相信卢楚风的话,不过处于好奇,她还是要上来参合一下。

????“呵呵,我来帮你们吧,你把卢姗给调过来,我来拿钥匙。”中年妇女飘飘然来到卢楚风的身边。

????卢楚风也没有别的法子选择,此刻只好转过身去,让那中年妇女在卢姗的身上反复的翻找。

????想必此刻那女人所希望找到的并不是钥匙,而是卢姗已经不是处女的证据吧?

????只可惜苍天很负有心人。

????中年妇女最后还是没有扒到避孕套避孕药避孕试纸之类的东西。

????卢姗身上除了十几元零钱,也就只剩下那一串响叮当的钥匙了。

????女人无奈,很失落的将钥匙放在卢楚风腾空的手掌心里,叹惋了一声无聊。

????而卢楚风却还要忍耐着给她道谢一声,表示回礼,毕竟有她,今天卢姗才能够安心的休息。

????卢楚风背着妹妹把房门的锁反复的摆弄扭转了一阵子,才打开了门,顺手伸进去将门庭的灯打开,然后带着卢姗进去,顺手又将门关上。

????那中年妇女被拒在门外,很不满的道:“却,也不请我进去坐坐喝杯茶,不知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还以为是什么好姑娘呢,才几岁啊,就找男的同居了,不会是当别人二奶了吧,看这个男得也不像是个有出息的样子,现在的高中生啊~哎!”

????中年妇女叹息了一阵子才撵转着不舍的脚步离开了,回到自己的房间,或许她又要反复的琢磨这没有任何价值的癔想了吧。

????卢楚风将门又反锁了一下,如此保险,他才更有安全感。

????将卢姗背到了客厅里,发现了沙发,犹豫一下,还是去了她的卧室。

????卢姗的卧室很整洁干净,少女特有的清澈纯洁的气息对着卢楚风扑面而来。

????卢楚风打开了卢姗卧室里的灯,是台灯,他摸索的半天才打开,惶惶的灯光下,房间里明亮了些许。

????卢楚风终于有机会休息一下了,他把卢姗轻轻的放在了那张单人床上,帮她摆正身姿,才稍微舒缓了一口气。

????“好热啊,这里很闷热。”卢楚风轻声的自言自语道。

????他没有去开窗户,而是将房间里的空调打开,调节到了28度,可以让自己于卢姗都清凉一下,也透透气。

????卢楚风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放在一边的写字台上,衬衫的领子也解开了两个扣子,顿时感觉畅快了许多。

????自己也别去洗澡了,陪着她这样单独待一会儿吧。

????卢楚风这样打算着,就坐到了卢姗的身边。

????那张卡通床单的单人床很宽敞,完全可以容纳下两个人的身躯,可是卢楚风还是有分寸的,并没有躺上去。

????即使他再累再辛苦,也很在乎自己妹妹的想法,他只是像现在这般的望着卢姗,坐在她的身边低着头静静的看着妹妹就很满足了。

????卢姗的眼眸时而轻轻的颤微两下,或许是在做着什么梦吧。

????女孩子的梦总是多的,并且富有粉红色的幻想。

????但是卢楚风眼中的妹妹,笑容欢乐背后却仿佛始终隐含着一些悲伤的东西。

????卢楚风伸手去轻轻的抚摩着卢姗的额头,将她的鬓角处的长头发撩到一边。

????片刻,凝视了良久,卢楚风有点凄凉的微笑,“哥哥,对不起你。”

????他这般自责的,心中酸楚很不是滋味,忍不住低下了头,在卢姗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如此才稍微缓解了一下心中的痛楚。

????此刻的卢楚风,如果老天能给他妹妹一生一世的幸福快乐的话,或许要他的半壁江山也是足以的。

????然而精神不是物质的绝对等价,即使平衡,也没有方法去实现换取。

????卢楚风知道卢姗的心灵回不到过去了,这半年来他一直在弥补妹妹的生活,想把她所缺少的幸福温欣补偿给她。

????可是岁月无情,过去了的时光,就像流过银河的流星,坠落了就永远回收不回天宇了。

????妹妹的额头是那样温暖,皮肤细腻的和当年自己的妈妈一样,卢楚风吻的自己的心都酥软了。

????他的眼睛稍微有了点湿润,是感动,想起了一家人,如果没有卢森堡,是多么幸福的一家。

????他不会去参加黑社会,妈妈也不会死,妹妹也不会受伤,一切的罪孽都来源于卢森堡,是他害死了自己的妈妈,是他逼着卢楚风去进入黑道,是他没有照顾好卢姗才让她被人欺负,是他自己自作自受乃至死也死的不明不白。

????他理当是死在卢楚风的手上的。

????卢楚风想起自己没有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而痛心疾首起来,眉头微微皱起,双唇肃穆的抿着。

????又是夜晚了,夜深人静,没有拉上的窗帘,窗户外蔚蓝的空中明月高悬如水中仙子。

????卢楚风有卢姗陪伴,第一次感觉夜晚也是如此的美好,如此的耐人寻味,精致的可人。

????“哎,妖魔鬼怪,怎么今天晚上不来骚扰我了?是因为有我妹妹在吗?呵呵!卢姗你实在是太善良了,善良到那些平时死在哥哥手下的人的灵魂,见了你也不再来难为哥哥我了,真希望你能够永远在我身边呀,可惜,可惜,我不再是小时候和你一起挖泥堆城堡的那个时刻保护着你的哥哥了,你需要另外一个人来保护,我也迟早要退居二线的。”

????卢楚风望着窗外的星空,在欣赏一下这优美的夜空影射下自己妹妹的美丽,不禁陶醉,却也叹惋兄妹俩不可能一生都有许多机会,能够这般的陪伴彼此了。

????时间一直在流失,再过几个小时,卢楚风又要开始一天繁忙的工作了。

????因为今天的清闲,哪怕是从百忙之中,抽出利用小半个下午的时间来陪伴卢姗,明天的工作也同时被积压的更多起来。

????明日想必又是一个累的要命的日子,是该找一个好帮手了,可惜若大一个上海,能人有野心的人是不少,却没见到一个德才兼备的人,卢楚风暗叹人生在捉弄他,社会变态畸形了。

????就让这几个小时,都耗费在卢姗的身上吧。

????想着,卢楚风最后看了一眼卢姗恬静的样子,静静的安宁的妹妹一直陪伴着自己。

????他安心的关上了台灯,就这样趴在了她的身边,跟着睡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