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少女情怀总是诗-欲火青春 狗亚体育官方网,亚博pt游戏平台 ,亚博娱乐正规不

欲火青春

第五章 少女情怀总是诗

住家野狼2016-11-11 15:45:12Ctrl+D 收藏本站


????做人嘛!事业是一方面,那么有了事业又该如何呢?当然是享受天乐了。

????最近一直在打天下,我是个懂得见好就收的人,也是个崇尚享受的逍遥子。

????眼下没有特别好的地盘需要我去动武的了,我也该休息一下了。

????不管怎么样,最近确实很累,想这想那,忙里忙外,没流血也流了不少汗,有了优越的成绩,也该让自己休息一下了。

????这所谓的休息并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我也没有理由主动的找借口去偷懒,毕竟刚刚成立的新六堂内务繁忙,很多事情需要我亲手决策。

????今天下午,倪人王通知我说明天晚上到他家去吃晚饭,一起去的还有另外几个堂的堂主。

????想来这是个很受重视的宴请,不然也不会同时请这么多个重要人士。

????我要虚心对待,好好打扮一番,博个头彩,不能再让别人看不起了。

????袭人被我收为了下属,她的父亲死了,她也确实没有地方容身,我夺了她的家,自然有要收留她的理由。

????袭人的爸爸被风光大葬,相反的,张豺则被真的下了油锅。

????关于这事,我没有去看,我没有兴趣去对这种事情好奇。

????下油锅的仪式是由丰磊根据典故奇书进行策划安排,周墩子去实行的。

????我只听说,当张豺的尸体被放进锅里的时候,听见巨大的响声,然后闻到一股臭酸的奶油味道,很是恶心人,用夹子夹出来的时候,尸体已经没了人样,好象一滩阴红的烂泥。

????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

????周墩子那家伙存心恶心我,一见我就高谈阔论当天张豺被油炸的情景,害的我身为一个老大,好几天都要躲着他走。

????袭人顺利成为了我的部下之后,仍然负责调动他家原来的那二百个人的势力。

????我的所有手下小弟加起来,也有五百多人了,可以算是一个中型规模的帮会了。

????我们的新六堂还没有起好名字,我暂时没有想到好名号。

????这名号要有霸气,还不能落入俗套,我还是个浪漫的人,再加上我希望能继承红莲社的传统,又能含有我的气息,所以难度也很大。

????期间,丰磊给我出了几个主意,像邪武堂,斩风堂等等,听起来到像是那么回事,只是我感觉不到灵气和贴近自己的感觉,所以也就搁浅了。

????我的新堂,仍旧暂时称呼为新六堂,倪人王和其他五位堂主那也没有催过我,到还是很有人道的。

????至于新来的袭人,我不怎么了解她,但我确实相信她,重用她,只是这个女孩儿一直给我一种哀伤的感觉,看来张豺那禽兽给她带来的心理阴影还是没有消除。

????没办法,我晚来了一步,却毁了一个女孩儿一生的贞洁,人是斗不过时间的,凡事实在无法太强求,只希望她能早点恢复过来吧。

????可是,作为一个八十年代出生的没有经验的小毛头的我,又怎么能真正知晓一个女人的心。

????一个漂亮的女人,一辈子的重要的东西,就这般被一个禽兽欺骗掠夺走,任谁也难以在短期内恢复心态。

????晚上,我坐在属于自己的别墅的客厅中,看着电视里的肥皂武侠剧,吃着薯片,喝可乐,好生自在。

????周墩子在一边的长沙发上鼾声正劲,我只有刻意的把电视的音量开大,才足以压过他那讨厌的呼噜声。

????这个家伙吃饱了就睡觉,睡醒了又是去吃,简直就是个白痴肥油,我也懒的管他。

????丰磊在一旁交代几个小弟关于一批四号海洛因的交易事务。

????袭人则正在一边给我沏茶。

????“现在的电视剧,真是越来越虚假了。”丰磊解决完了眼前的事,过来陪我聊天。

????“社会本来就不真,又怎么能期待假人做真戏。”我讽刺眼前的香港局势。

????“是啊,这个世界上还有几个人能保持一颗纯洁的心呢?”袭人倒好了一杯清茶,给我端过来。

????我点了下头,将差杯接到手里,我和她还是相敬如宾,毕竟她刚刚加入我方不久,而且还是位美女。

????虽然是位被残害过的美女,但是美貌却依旧灿烂夺目,若不是我的威慑力,帮会里一定有不少的不识抬举的小弟想过打她的主意了。

????“谁说单纯的人少了,我们这不就有一位单细胞男生么?”说着,丰磊冲沉睡的周墩子努努嘴巴。

????我和袭人都笑了。

????“老大,快把茶喝了吧,对身体好的。”袭人这般称呼我,她的声音,叫起我老大来,把我喊的骨头都快酥软了,真是消受不了。

????可见许多公司里的女公关应聘时,要求美女嗓子甜还是很有道理的。

????我低头一看杯子里清澈的茶水中,那堆积着一小撮茶叶在最杯底,不解的道:“你不是在给我调酒吗?怎么是茶啊?我又不是老年人。”

????不待她说话,我又道:

????“茶水有什么好喝的,我认为还是葡萄酒好。”我抿了一口,“不过,你沏的这茶味道还不错。”我夸奖她。

????“茶水对你的身体有好处,茶叶中含有350多种化学物质,可补充人体必需的一些微量元素,对人体某些疾病也有防治作用。饮茶可降低人体血液粘稠度,有预防心血管疾病的作用,并有抗衰老和增加免疫力的功效。长期喝茶水,能消除疲劳增强记忆力……”袭人反复的长篇大论教导我。

????“别说了别说了,我喝就是。”

????我听不下去任何人的唠叨,头疼,以前在家里就听的惯了,那是因为我只是个乖孩子,现在有了权力,有了自理生活的资本,才发现,倾听是这么讨厌的一件事。

????“我不说,但是你每天晚上都要喝啊,不然这么操劳,一天到晚又抽烟喝酒的,不注意身体怎么行。”袭人关心我说。

????我一皱眉头,想到自己每天晚上都要喝这枯涩的茶水,不满的道:“你又不是我老婆,管那么多干什么?”我的语气有点冲。

????袭人愣了一下,心事在胸口一震,不说话了,脸色苍白了下来。

????我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一时间也无言以对。

????袭人想到了自己,女孩子就是喜欢联想,然后找伤心,她垂下了头,叹了口气,去阳台了。

????丰磊见情况不对,开口说了句打油诗,来环节气氛。

????“天涯何处无芳草,

????何必要到大学找。

????不仅数量比较少,

????而且质量也不好。“

????“呵呵。”我不禁笑了,脑袋里的筋也跟着转个弯。

????现在在学校里的学生,一大任务就是谈恋爱,学习和上网打架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心仪的人注意自己的一种方式罢了。

????只是若没有福分引诱红颜或者帅哥,便虚伪的说学习成绩才是正道的所谓的尖子生,着实让人见了恶心。

????“丰磊啊!明天跟我去付宴吧。”我关上了电视,开始看今天的报纸。

????要做真正的黑道老大,必须要有一定的学识,天下的所有千奇百怪囊括万千,作为一个普通人,终生难知其一二,仅仅中国便地大物博,还是要好好学习呀!

????但我所说的学习,绝不是学习数学和英语等等课本上的东西,至少那对我个人来说没什么大用,其实对许多人老讲也没有任何意义,只是国家教育局在吃鳖时想出来的科目罢了。

????“只有我一个人去吗?”丰磊问我道,他拿了一个橘子,剥起来。

????“还有胖子,恩,袭人也去吧,不然我一个人太孤零了,毕竟很多红莲社的堂主都要去,别让他们看不起我们没有人手。”我道出心中所想。

????“只怕这个胖子到时候吃东西没正形,给新六堂丢脸啊!哈哈!”丰磊说着,笑了,吃了一瓣橘子。

????我看着报纸上今天的体育消息和房产消息,回应他道:“他要敢到时候给我丢脸,看我不打断他的猪腿!”

????我的话惊醒了沉睡中的周墩子,“谁!?谁有猪腿吃!?在哪儿呐?清蒸的还是红烧的?”

????我和丰磊一阵哄笑摇头。

????“丰磊啊,你看这张报纸上说的,最近全国的房产都在涨价。”我提了个话头,不再理会墩子的傻气。

????“哦,现在的房市是火的紧,不过那都是白道的事。”丰磊回答我道。

????“不,想争霸天下,就不用在意什么所谓的白道黑道,有的利益赚就是天道正道!”我断言,义正言辞。

????“老大说的对。”丰磊见我对房地产方面的生意有意思了,他也在思考着。

????“明天开始,你去调查一下这方面的具体行情,我们原和区有很多荒芜的平房空地,闲着也是闲着。”我吩咐给他,把报纸折起来,躺下闭目养神。

????“属下明白!”丰磊恭敬的接受命令。

????大丈夫可大可小,台下是朋友,上了台面就要认真起来。

????只是周墩子仿佛还没有听清楚我的话,在房间里东张西望,寻找睡梦中的红烧的或者清蒸的猪腿子。

????此刻,谁也没有注意到袭人,她正站在窗台后的阳台上,身穿着蛋黄色的羊毛衫竟然也不觉得冷,细长的胳膊靠在阳台的栏杆上。

????晚上,夜风吹拂着她鬓角的绣发,长发随着黑暗中的精灵飘扬舞动,一个国色天香的女孩儿正在这个孤独的世界里叹息。

????北风乱吹,呼啸沧桑,冰冷的夜未央。

????命运不堪回头,少女的情怀在这浪漫的夜中,感情柔荡到了极点,留下的却是伤断肠。

????自己的笑容是否已经泛起了黄色的涟漪,那纯情的袭人还在么?

????她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那时候骑着父亲在房间里赛跑的时光。

????荡秋千的时代早就已经不在了,她二十岁了,却在这女孩儿的黄金年华中失去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从今以后,她还算是个人吗?那倾城的红颜有谁来赏?一点粉嫩的朱唇又有谁敢为之折腰。

????她不再是处女了,被一个禽兽夺走,她宁愿被刚刚认识个这个小子夺去也无所谓啊!

????少女的情节在这里挥洒,心里的那个结好象永远也挥之不去的阴影。

????黑暗中,仿佛有无数双眼睛在注视着袭人,而那渺小的精灵,又有什么能力能帮她重新树立起信心,面对今后的生活呢?

????她的王子,是否还会出现,或者已经出现了,她又有什么资本去吸引他?

????自己,不过已经是枝残花败柳罢了。

????“呼~”袭人深深的喘息了一口气,一脸的愁容,道:“爸爸,我到底该怎么办?”

????她仰望着无垠无际浩淼的星空,轻声问着,何去何从。

????没有落泪,虽然伤怀可以写在脸上,但她不需要人可怜,也不想自己可怜自己,所以不愿流下一滴热泪,以表现自己的怯懦。

????可是此刻,又是谁?那个外刚内柔的女子?谁她吗?真的需要一个坚实的臂膀,让她能够真实的诉说心中的痛苦?

????清风为风,却不解风情。

????往事犹存,妾独力难支。

????天下芸芸众生,多少浪子红颜,生无所息,疲倦的奔波劳忙,只是需要一个依靠,仅此而已,去无所从。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