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棋子-欲火青春 狗亚体育官方网,亚博pt游戏平台 ,亚博娱乐正规不

欲火青春

第十二章 棋子

住家野狼2016-11-11 15:23:13Ctrl+D 收藏本站


????林河望见眼前的野兽,宛如一头狂傲的疯狮子,貌似一堵墙在压迫着自己,他甚至无法移动一下脚步,只有手中的刀在颤抖。

????唐风开始狂笑,笑声中掺杂着对世间一切敌人的无视和压迫。

????唐风突然冲过来,手中的刀,虽然普通,但在他的掌握中,却仿佛和他的身体粘在了一起,完美的融合。

????唐风提刀,明月下闪光的刀影,画作一副美妙的图案,向林河挑来。

????唐风一刀出,三方向见锋,刀尖千变万化,好象无数位顶级刀客在同时对林河进行着致命一击。

????林河使出浑身解数,却也难以闪躲其所有的锋芒。

????唐风左袖口还在淌血,他却毫不在意,好象那正是激奋他力量的源泉般。

????这个家伙怎么有使出完的力量,而且招数还这么刁钻,林河狼狈的躲闪,心中木然想到。

????林河身上的口子越来越多了,有的伤口已经翻肉在外,阴红可见。

????他可没有唐风这么疯狂,受了伤,理当是要疼的,林河此刻身心具疲,浑身都在疼痛。

????本来他还指望唐风会血流过多而体力不支,但已经酣战了这么久,不见唐风有衰减的势头,自己却濒临死亡了。

????当人面临死亡的时候,有两种表现。

????一种就是颓废的等待死亡的降临,这样的人通常又称之为懦夫,一种就是林河这样的,越是濒临死亡,就越是想活,男人不叛逆那就不叫男人了。

????林河大吼一声,抖擞精神,从地上又拣起来另外一把片刀,握在右手。

????现在他两手双刀双攻,勉强可以和唐风较量,两个人击打的悍然而凌厉,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包括……

????黑色轿车的车门被打开了,出来一个半老的人,头发已经微微有些花白,脸上明显显现出了皱纹,岁月的痕迹在折磨着老者,想必是平时操劳太多了。

????但其凛然的霸气却不会被年级所遮挡住,下了车,肃穆的站立,望着林河和唐风的战斗,脸上露出了欣然之色。

????倪人王道:“阿唐,罢手吧!”

????唐风身手一颤抖,顿时缓和了下来,看来这老人的话虽然声音不大,对他却有着出奇的效应。

????又过了片刻,唐风终于停手,林河也偷偷有了空闲喘口气,舒缓了许多。

????唐风不再关注林河,准脸看向倪人王,“倪叔~”。

????唐风静止下来,没了刚才那股子冲劲,疼痛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全身,虚脱很多,血还在流,唐风只感觉眼冒金星,摇晃着几欲昏倒。

????唐风刚要倒下,林河也不知道出与什么道理,竟然扔下手中的双刀,上去搀扶他,或许是对对手的尊重吧。

????势均力敌,好比沙场遇知音。

????唐风被林河扶住了,失去了一条胳膊,身子就像飘摇的树枝,眼神却还倔强的瞪着林河,埋怨他看轻自己。

????林河没有说话,把头低下去,道:“你先治好伤口,再说吧。”

????林河言语的同时,唐风也彻底昏迷过去。

????“把阿唐交给别人照料吧,年轻人,你过来。”倪人王说道,他的手还抽在口袋里,黑色的风衣和林河的衣服一个色调,两个人看上去竟然有些像是父子。

????林河也没有多想,现在这个景况,想必自己想逃,那也是不可能的了。

????他将唐风交给其他手下,唐风被抬回车里,上药止血缠绷带。

????林河则勉强支持着自己的身体,来到倪人王跟前。

????林河心中怅然,在这人面前,自己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那种感觉超然而熟悉,心头暖暖的,好似流过一团火。

????“老大爷,你好。”林河恭敬的道。

????“呵呵!”倪人王颠着头闭上眼睛,仿佛在享受着这种称呼般,淡然的道,“你叫什么名字啊?年轻人。”

????“林……林河。”

????“不错。像个将才的名号。”

????“恩……”

????“对我,有什么疑问吗?”老人微笑着慈祥道,一点黑帮大佬的架子都没有。

????“我……没有。”林河本来就不是个喜欢麻烦的人,对于这个人的身份,他才懒的管。

????“呵呵,你以后就叫我倪叔吧!”老人乐呵呵的道,风衣在风中展翅,外边的雨似乎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小了。

????“以后……”林河揣摩着倪人王话里的深意。

????“以后……你跟我走,怎么样,小兄弟?”老者满怀着期待,冲着林河点点头,示意自己的诚心。

????林河迟疑了半晌。

????来到香港,这个陌生的地段,似乎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什么人都不认识,而又为何要来此,之前的一切记忆什么时候能复原,都不可知。

????当人在患难,走投无路的时候,有一只手来拉你一把,可以让你记一辈子。

????“我,……”林河在做最后的挣扎,他又转头看了看惊慌失措的猴子,没去看老大和黑鬼叔的尸体。

????“来吧,相信我,年轻人。”倪人王劝诱道,脸上一直挂着微笑,就等林河一句话了。

????“好吧!”林河不再做挣扎,做出了自认为正确的路,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即使以后有什么过错,也绝对不后悔。

????老人欣慰的露出了牙齿而笑,过去抚摩了下林河的头发。

????一种被自己父亲疼爱的感觉渗透到林河的身心,他一时间酥软了。

????现在帮我做第一件事,然后我们就情同父子了,倪人王心里在打着主意,毕竟帮会里收人也不能如同儿戏,要经过考验,至少得验证一下那人的真心。

????林河抬眼,望向倪人王慈祥的眼睛,疑惑的半张着嘴唇。

????“去把他给我杀了。”倪人王一手指向猴子,一手掏枪,递交给了林河。

????林河本能的接过枪,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倪人王推了一下林河,鼓动他去。

????林河来到猴子跟前,猴子的意识还没有回过来,他被彻底的吓懵了,可能即使活下来,也只剩下个躯壳。

????林河将手中的枪口对准猴子的脑袋,正中央的额头。

????猴子呆木了,不知道林河要对自己做什么,当自己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在逐渐发生的时候,确实无法相信,只有呆木。

????林河的手在颤抖,心亦在颤抖。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你我之间,又有什么情谊?在利益和权利的趋势下,天下所有的恩情都显得那么单薄。

????你,不是我要找的人,所以,对不起,去死吧!林河心中怅然,这般想着,眼睛一眯,扣动了扳机。

????枪声骤起,猴子永远离开了他荒唐的人生,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希望他来世不再这么愚蠢。

????林河开枪后,低着头站在那不说话。

????倪人王也不再管他,他知道现在应该给他一点时间,让林河自己清静一下,而后再观察他吧。

????倪人王上了车,最后摇上窗户的同时,对着司机吩咐道,“收队吧!”

????数辆轿车同时开动,破旧的仓库中只留下几具可悲的尸体,以后会默默的变作残骸,骨架,最后化为尘土。

????凄冷的夜晚,谁的心在矛盾的拼斗,颤抖的伤痛中,前途却迷茫的好象一团雾水,往事又是难以琢磨的影子,有什么能比这更折磨他。

????雨又下大了,淋湿,渗透了某个人的心……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