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花刀-欲火青春 狗亚体育官方网,亚博pt游戏平台 ,亚博娱乐正规不

欲火青春

第十章 花刀

住家野狼2016-11-11 15:22:18Ctrl+D 收藏本站


????林河心头紧张。

????此刻,他即使再有力量,也知道自己所面对的是什么。

????一群人。

????一只老虎和一群狼,谁更有胜算?

????林河按地不动,头脑正在飞速的思索着后路。

????轿车里的人又发话,“剩下的两个猴子哪?小唐。”

????“是,倪叔,刚才见了他们,现在大概躲在某处吧,我们把手的这么严密,苍蝇也不可能跑掉,只是……不过两个小兵,何必再动干戈,兄弟们也累……”唐风虽然一身霸气,但在车子里的人面前,乖的像只家猫。

????“做我们这行的,凡事要小心,一时的大意都可能毁了自己,你明白吗?”车里的人仍然没有露脸,淡然的如同佛祖,道。

????唐风沉吟了片刻,琢磨自己上司的话,继而干脆的点头,道:“属下明白了,现在就去解决掉他们。”

????“恩,快去吧。”车窗被缓缓的摇上了。

????唐风转身,一双眼睛再次变换的神采非凡,“给我地毯式搜索,未必把那两只小虫搜出来灭了!”

????当家的一声号令,小弟们即使身体再疲倦,也得照办。

????三十号人本来都在想着,怎么回去享受了,此刻又要垂头丧气的干活。

????但每个人都不敢大意,他们知道要是一时的疏忽,落下的摊子不是自己能承受的了的。

????地毯式搜索展开了,垃圾堆里的物品被飞扬跋扈的挑拨,一时间整个废旧的厂房都乱了套路,纸屑残渣纷飞,臭汤噩水狂流,声音嘈杂扰人耳目。

????听见身后的脚步声,一次次的接近自己,又远离,又接近。

????林河的心在颤抖,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该期盼谁能帮助自己,只希望对方的大意,逃过此劫数。

????要说林河和猴子的避风港,确实隐蔽的紧。在一座破旧的铁门后,他们俩穿的衣服在黑夜里也和这铁门迎成了一色,难以察觉。

????三十几号人,组成的搜索圈,一时间竟然没有收获,到都弄了一身脏,皆在痛恨的骂街。

????时间久了,林河不免嘴角又带上了笑容,看来他们今天是搜不到自己了。

????可是,有些事情一个人做可以完美的完成,而人数多了就得砸锅。

????猴子此刻可是怕的不轻,怕到了失禁的地步,他的裤裆处不断往下滴着热水。

????在这冰冷的天气里,骚臭的黄水又被冻结成冰,猴子的精神遭受极限的折磨。

????搜索队的人耐心有限,唐风也准备再过两分钟就干脆收工吧。

????最后一次的脚步声,来到同样的地段,那小弟早就没了信心,只是信步来到这铁门前,随便晃两下就代表自己已经巡查过此处了。

????只是,不和时宜的声响传到他的耳朵里。

????“咿……”那是猴子因为害怕,而发出的轻微的咿唔声。

????正是这声音引发了那名手下的注意,他好奇的靠近。

????林河赶紧出手捂住猴子的嘴巴。林河发觉门前突然静了,他却断然肯定那手下并没有走,而是在默默的接近探视。

????猴子在林河的手中折腾,极端的恐惧让他失常了。

????林河没有办法,看来今天势必要被对方发现了,他只好找准机会,期盼可以在乱军之中逃脱。

????那手下逐渐接近,他也感觉到那门后方有屡屡的不对劲,只是暂时还不敢确定。

????手下从心里有些打醋,甚至他都想即使有什么不对也干脆放过去算了,毕竟就算找不到人,他这个月的工资也照发,晚上照样可以去泡妞,只是要挨老板一顿骂罢了,但这骂声是三十个人一起承受的,反正总不会把三十个人都杀了泄愤吧!

????他主意已定,准备掉头。

????说时迟,那时快,林河把注意力放在感触那手下来路之上,放松了对猴子的看管。

????猴子突然挣脱了林河的手,一口气冲了出来,奋力的奔跑向货厂的出口,口中还不断的大声高喊,“救命!救命啊!!”

????林河牙齿咬着嘴唇,就快把自己的下唇咬出血来了。

????他此刻最嫉恨的不是敌人,而是猴子,这个白痴。

????而他亦没有时间去计较这些了,既然已经暴露,那就只好冲出一条血路来。

????猴子刚刚跑出去,就被几枪放倒,子弹虽然没有打中他的要害,却足以让他站不起来了。

????猴子刚要大声的呻吟喊疼,一把锋利的刀子架在他脖子上,猴子有梗在喉,身体的伤口痛苦不已。

????刚才来门前打探的手下还没愣过神来,就被林河转身飞起一脚,踢飞老远。

????三十个人立即缓过神来,将矛头指向林河。

????鉴于只有一个人,他们没有立即用枪,这也是林河的大幸。

????三十个人冲上来,大部分手中佩刀。

????林河此刻也无顾及,在死亡面前,你越是怯懦,只会更接近死亡,被拉的更深,陷的更死。

????林河跑过去,一个反身腿划出,瞬间搁倒下五六个人。

????唐风的眼睛直了。

????林河毫不畏惧,在三十个人中挥洒自如,将拳脚力度施加的淋漓尽致。

????在场的人皆傻了,他们还没有见过这么能打的人。

????虽然林河现在也已然气喘吁吁,但对方亦有将近十个家伙再也难站起来。

????唐风一阵皱眉头,眼前的青年,和自己较量的话,是否能分出胜负,亦不可知,刹那间,他心中的热切的火焰燃烧,想要和对手拼死一斗的念头占了上风。

????而一个自作聪明的手下抓着猴子的头发,突然冲着还在猛烈激斗的林河喊去,“妈的!那个家伙听着,再不停下,我就宰了这小子!”吼着,他虎视眈眈的将刀子架在浑身哆嗦的猴子脖子上,割出了道血痕。

????“哈哈!杀吧!今天晚上谁也别想活!”林河一阵痛快念力传来,杀意骤然而起,再也不顾及什么,夺过对手一把唐刀,对着身边的敌人一片猛砍。

????他身手矫健,此刻又有了锋利的唐刀做武器,神奇更加,眼看数不清楚的人被林河砍在血泊中。

????他从来没有使用过刀,此刻一把利刃在手,只管猛砍,见人就放血,好不快意!

????一个小弟中较有威望的人物大声传道,“快用枪,大家别打懵了!妈的用枪!解决掉这个狂小子!把他打成蜂窝煤!”

????林河气喘越来越重,重伤未痊愈,体力有限,眼神红透了瞳孔,听见手枪上膛的声音,“喀嚓!喀嚓喀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