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八章 天降大任-欲火青春 狗亚体育官方网,亚博pt游戏平台 ,亚博娱乐正规不

欲火青春

第八十八章 天降大任

住家野狼2016-11-11 15:10:35Ctrl+D 收藏本站


????他妈的搞什么飞机,我现在终于明白了那句话:

????人生不过五十载,去世恍如梦幻,天下之大,岂有长生不老者呼!?

????我如今的日子过的就是如此的恍如梦幻。

????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活着,还生存在现实中,一个人若是不现实,又何来什么无知的颓废和意想。

????我走出洞口,听见远方有做做梭梭的响动。

????大概是卢楚风他们来了吧,我大喜而去,步伐也快了许多。

????看见对方几人正在天堑的一边寻觅我的踪迹,救命稻草终于来了。

????我冲着他们大声的呼喊:“风哥!”

????卢楚风正在寻觅我的身影,面向眼前的断桥,他到并没有太多忧虑,朱雀门在南京这么大的势力,建造一做大桥又不是件难事,几乎瞬间可成。

????只是他很害怕我掉下桥去,漆黑一片的深渊,那就万劫不复了。

????卢楚风带领凌小雨等人,正在四处寻索我的行踪。

????说是四处寻索,其实也不过在眼前的一处小地界走动而已。

????花假山几人也来了,斜着身子站立着,一脸的不耐烦,心想我能活下来才怪,再找下去,也是多此一举。

????看见我的身影,卢楚风惊喜的几乎涕泪怜怜,

????若不是于欢笑拉着他,他就要跳向天堑一边去捉我。

????现在最大的障碍莫过于眼前的这到壕沟深渊,难以逾越。

????这难度在卢楚风看来不过小事一桩,他竟然调动来特种部队的人员,利用特制的悬空攀爬绳索拉我回去。

????我下了天堑,和卢楚风,自己的兄弟抱做一团,温暖的团结情谊充斥着胸口,男人之间的感情是难以用言语来表述的。

????身旁的三大长老惊讶之余,气愤的几乎吐血。

????我随之出了洞窟,有一种重生的感觉,又见到了久违的阳光,只是我还是如此的讨厌其光芒四射,仿佛要穿透我周身般的毒辣。

????烈日下的自己好似要被榨干般,心中很是不爽一阵,终于回到自己的旅馆,也就是原来的别墅。

????我躺在床上等待着夜里和卢楚风的秘叙。

????迷迷糊糊的思索着未来的事,突然一个念头冲上我的脑际。

????我的洗月剑呢!?

????我也不顾周身的疲累,马上卷起袖子,发现右臂之上空空如也,白皙的皮肤此刻异常的陌生。

????我头脑发热,无法接受这现实。

????白老爷子给我的剑,就算跌落悬崖我也没有丢失它,而现在竟然不义而飞?

????我要怎么向白公死去的亡灵交代。

????我抱憾着思索着,到底会丢在哪里?

????虽然我在洞窟里头脑一直没有绝对清醒过,而且身体也很虚弱,但是却丝毫没有可能会大意的丢失死缠于我右臂上的金剑。

????想必是,被她拿走了吧!

????可是她为什么要拿走我的金剑呢?奇怪的女子,奇怪到随随便便就和我那个了……

????哎,当真是天下大世,无奇不有,这样的奇遇也算是滋润,只是亏了我的那柄宝剑。

????我叹了口气,气息吸引了卢楚风进来。

????“怎么,叹什么气呢?”他进到屋里来,坐定在沙发上。

????我摇头没有说话。

????他抽出一盒中华烟,递给我一支,我眉头一皱,自己都不感相信的回绝了,今天晚上心情真的不大好。

????“这样无精打采的可不行,明天就是最后一关了,你将面对最严峻的考验啊!易强!”卢楚风点着了烟,抿了一口,教训我道。

????我并没有因他那教育小弟弟般的语气而感到气愤,一向以来,我都将卢楚风当自己的亲哥哥,他对我确实算好的。

????“没什么,只是感觉有些力不从心。”我低着头言道。

????“人说万事最难的是开头,而对于你来说,这次的考核已经过去大半了,就剩下眼前的这一关口,难道没有信心了?”他吐着烟圈,斜眼望向我。

????我闭上眼睛,沉吟一会儿,道:“不是没有信心,突然感觉赢了其实也没什么意思。”我心灰意冷的望向天花板。

????“无论你现在怎么想,就算是为了白公,这最后的一道关卡,也要拼尽全力抗过去!”卢楚风有些激动。

????“我知道,放心吧,我从没说过要放弃什么。”我眼珠子都没转动,神情恍惚,淡然的应答道。

????“那你准备怎么应付,现在心态整理的怎么样了?”

????“心态?最后一关不是你来决策吗?你随便给我选一个容易的题目,而后让我轻松的赢过不就行了?”我疑惑。

????“易强,你完全想错了,我可以这样告诉你,这次考核,比起这第三项,前两关都可以说是简单的热身运动!”卢楚风言语铿锵,手中的半截烟灰被颠簸掉落在地板上。

????“难道风哥还要执意难为我?”我一时间难以接受。

????卢楚风迟疑半晌,好象欲言又止,却又忍不住的道:“并非我真心难为你,易强,现在四圣会各个门主专权跋扈,是该整治一下的时候了,而你当初如此容易的就当上了青龙门的大哥,是否也曾经想过要为四圣会真正做点什么?”他用眼神威逼我。

????为四圣会做什么?

????难道我单刀赴会从警察局里解救三百多个兄弟不算为四圣会做事?

????难道我出奇策,痛剿同心会七百余人,从而让青龙门在Y市站稳了脚跟,不算是为四圣会牟利?

????虽然心里这么想,然而我亦懒得争辩什么,且待卢楚风续话!

????“易强!如今四圣会濒临解体,我和白老爷子早就预演了一出计策来,可以颠覆这帮人的野心,可惜一直无人去实施,今天就是我正义的一方重新团结起来,剿灭乱臣贼党的时刻到了啊!”卢楚风越说越激动,最后站了起来,手上的烟卷颤抖着。

????我洗耳恭听。

????“最后一场考核,由我出题,你将一人面对白虎,朱雀,玄武三门阁的长老大哥,易强,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卢楚风面露凶光,多年来在他心里的积愤,所谓傀儡政权的压抑此刻就要爆发出来,在他胸口堵了这许久的年月,他好累,好苦恼,今天终于有了释放的机会,而机会的关键就在于我。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