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 最强的考验-欲火青春 狗亚体育官方网,亚博pt游戏平台 ,亚博娱乐正规不

欲火青春

第七十六章 最强的考验

住家野狼2016-11-11 15:5:14Ctrl+D 收藏本站


????揽月阁内摆设精华而简略,外边虽然阴雨弥补,塔内却金碧辉煌。

????我跟着老者来到正厅,老人带着我要上三楼。

????楼梯狭窄而高跷,让我走的很别扭,总感觉相当危险,偶尔往后眺望一眼,已经直咽口水,好高,分外的陡峭,这楼梯也不是一般人能上的去的。

????而前方的老者却不紧不慢的前进着,一凳一凳的高攀,如履平地。

????他大概是在想,就算自己掉下来也会砸在我身上吧,靠!这个老家伙。

????我猥亵的想着,跟在老人屁股后边气喘吁吁的高升,这塔他妈的可真难攀登啊!真不知道是怎么建造的。

????来到五楼了吧,我已经累的不知道自己上到哪一层了。

????老者说:“就先上到三楼吧!”

????我汗颜,竟然少算了两层,我已然累成这般了,自己竟然这般不称劲,够丢脸撒!

????“跟我来这里。”

????我随着老者的言语,跟着他来到三层塔中的一处黑暗的小房子里。

????房间本来已经很黑了,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而老者见我进来后,毅然决然的关上房门,传出一阵闷响,屋子里没有一丝亮光了,只有我俩的呼吸声。

????他不是想谋杀我吧!?

????“啪!”老人打开了探灯,是那种在铁路上用来照射铁道的大型探照灯,我很奇怪他为什么用这么古旧的东西,怪僻的家伙。

????“就在这里进行吧,先声明,小子,一会儿要是你痛苦死了可不干系我事!”时雨老头不忘声明,为自己开脱好罪行。

????“只要你不故意出手谋害我,就绝对不会有事!”我一挺胸脯,不爽的望着眼前比自己更狂妄的老者。

????“呵呵呵呵……”老人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四周,我听来却很诡异。

????“好小子,果真有气魄,白天那个家伙,终究可以瞑目了!”老人自言自语的同时脱下身上的衣服,从上衣的内层里取下一个大体积稍薄的包裹。

????准确的说来是一条破旧的布袋,我想这人还挺简朴,用这么旧的包盛东西,也不怕漏掉,寒酸的老头子。

????老人将包裹放在桌子上,冲我吩咐道:“去搬一个椅子过来!”

????我虽然心中不痛快,想来他体力不支想坐板凳却要我来帮他搬椅子,真会坐享其成,就算他年纪大,也该说声谢谢吧!真是倚老卖老的家伙。

????我怀着怨气过去搬椅子,老人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解释道:“椅子是给你坐的,我老人家要站着。”

????他说话没有好气,好象在存心挖苦我,我也没回话,就这么把椅子搬到他跟前,自己坐定。

????映入眼帘的是一桌子上数样奇怪的部件:桌子上摆放着一把银灰色的锉刀,锋利的短刀数只,各色的颜料磷次节比,还有粘胶,绷带,毛笔,小酒精火炉……

????看的我有些胆寒,这怎么有点象古代皇宫里选太监似的!在加上周围灯火的诡异,恐怖中……

????这老家伙难道是因为自己老了,嫉妒年轻人的精力,所以看我不爽,要毁我,不是吧!?

????我人这么好,为什么总是要遇到各式各样的怪人呢~“时雨先生,我们可以开始了吗?”我坐在椅子上,如坐针毡。

????“孩子,你真的确定要……”老者在罗嗦。

????“是的,开始吧!”我叹了口气,暗道现在的人都异常的有耐性。

????“准备纹在哪里?”老人开始着手做准备。

????我想了片刻,念头在脑海里苦思,一般人喜欢将纹身纹在后背,但我却不喜欢这样,如此自己便看不见了,那样很不爽的说,而且也不符合我叛逆的性格。

????想了一下,灵机一动,我的左手曾经受过伤,我对不起它,那么今天就照顾照顾他,纹在左手吧!

????“老先生,就纹左手了。”我的语气不卑不亢,冷静异常。

????“好的,那么颜色也来确定一下。”老者平静的说道。

????“颜色?”

????“三位长老说,你暂时还不算青龙门的人,不能用青色,其他的颜色,你选吧!”

????靠!我心中一阵发狠,这些不之天命的老家伙,真他妈的找茬,哎!老子就再忍你们一回。

????“就黑色吧!”我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说来奇怪,这个年纪的人多半喜欢红色,紫色,蓝色以表现自己开朗阳光纯洁的种种性格的同时,我却真心的偏爱黑色,它给我一种琢磨不透,难以看清楚的境界,神秘的感觉让我着迷。

????“有趣啊~年轻人,我很久都没有用过黑色了。”老者说着,拿起了工具,“做好准备吧!”

????我端正坐好,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其实却希望他能够手下留情。

????没想到,老者拿了一块黑布蒙在我的眼睛上。

????我很奇怪,老者却不表示什么,我也就不再追问了。

????生死有命,成败在天,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也不再多想了。

????随后静止了片刻,我将左手轻轻的放在桌子上,就感觉被一张大手举起来,随后被铺上凉丝丝的感觉。

????我心中一松懈,也没那么恐怖!还要蒙我眼睛,简直小题大做。

????凉丝丝的感觉在我的左胳膊上游走,甚至感觉很舒服,大概老人在用毛笔吧!

????我暗笑一声,这次不用受多少苦了,也无所谓他多久结束。

????想到这里,胳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仿佛放在火山口般的,整个左臂都好似要爆炸掉,我握紧拳头,咬牙忍住不出声。

????疼痛还在蔓延,本来仅仅是在左臂,现在却反复的叠加到了左边半个身子。

????当然最难以忍受的还是左臂本身的剧痛,好似千万只毒虫在上边爬行,钻进肉里狠命的噬咬……

????我真的怀疑过后我的左手是不是还能照常活动,但至少现在我还有怀疑的意识。

????即使如此,疼痛的感觉却也无法全力的侵蚀我的身体,因为我有绝对的意志力在与其做着抵抗,虽然痛苦无比,却坚决不出声。

????老人看在眼里,不免一阵赞叹。

????“接下来,小心了……”

????老者厚重的声音鸣响在我耳边,我身体不由的战抖,怎么回事?

????我听见滴水的声音,皮肤有被刀尖割破的感觉,诡异的气息突然激入我的身体,透过皮肤,传到五脏六腑。

????一股浓浓的香气在肆意的侵蚀着我的全身,蔓延到心脏,脑海中……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左手的触感已经不太明显了,虽然可以了解很疼,但似乎不是通过触觉传来。

????而那股香味也在我体内挣扎,却并非全部由我的嗅觉传来。

????怎么回事?脑海中开始冥想,不是我自主的思考,却在不断的回忆:小时候我身体很若,经常被人欺负,有些男孩子想要在女孩子面前逞威风,便揪着我的头发打骂,欺负我,女孩子在笑,欺负我的男生在笑,我也在笑……

????好久以前,开始喜欢上一个女孩,当我终于明白什么是所谓喜欢的时候,就爱上了她,心却被深深的刺痛了……

????爸爸妈妈这么爱我,虽然有时候他们自己自私一点,不相顾夫妻间的感情,对我却是百般的爱护,而我又给了他们什么,我从来都没有给他们争气过,从来都没有给他们在别的父母面前夸口的机会,我是个十足的笨蛋,白痴,低智商……

????突然感觉自己到了一处花园,看见了白老爷子在远处冲我招手。

????我快步跑过去,却被卢森堡横刀拦住,他提着一口大刀,要和我再次比武。

????我没有办法,只好放出手中的金剑,和他比试。

????正当我一剑快速的刺向他时,卢森堡却没有躲闪,剑锋深深的刺入他的心脏。

????我狞笑着抬起头,却吃惊的发现眼前站立的竟然是弱不经风的卢姗的面孔。

????我的心顿时象被刀子刮过般的疼痛,血不断的从卢姗的胸口涌出,我握剑的手在不住的发抖,眼泪充溢着眼眶。

????卢姗却没有说话,而是脸色苍白的望着我,伸出红唇贴近我过来,我顺势靠近过去,将自己的嘴唇和她贴在一起。

????温暖的唇在彼此眼泪的滑落中渐渐的冷却……

????卢姗身子垂下的那一刻,我疯狂的叫喊着,却无法出声……

????远处的老爷子已经换做了卢楚风的狞笑……

????我的心痛苦的遮盖了时间的一切,那种万针齐扎的感觉在不断的穿透我的心脏,痛苦不仅传在了肉体,更加渗透到了灵魂……而且还在不断的加深,不断的恶化……

????……

????回忆……

????回忆……

????梦境完了……

????还是梦境……

????后悔,懊恼,凄楚,苦痛,全部一时刻传来,折磨着我的心志……

????“我……是个……一无是处的……笨蛋……”

????随着最后一丝灵魂的忏悔,终于心神一灭,我已然没有了神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