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来不及带走的花-欲火青春 狗亚体育官方网,亚博pt游戏平台 ,亚博娱乐正规不

欲火青春

第二十九章 来不及带走的花

住家野狼2016-11-11 19:10:8Ctrl+D 收藏本站


????我看着她,看着她,就像我明白地知道我要死了,她要死了,全世界都要死了那样。

????我知道我爱她,胜过这世上我见过或想得到的一切,胜过任何其他世上我所能希冀的一切。

????她不过是一阵紫罗兰柔软的清香,是小仙女的枯叶。

????往日里,我曾那样痛哭着把自己缠绕在上面,缠绕在这一片红色的紫罗兰的花丛中,饥渴的萦绕。

????她是黄褐色的深谷边缘上的一声回响,深谷那边,白色的苍穹下有一片遥远的树林,褐色的树叶阻塞了小溪,嫩绿的野草中卧着最后一只蟋蟀......

????然而,感谢苍天,那回响还不是我唯一顶礼膜拜的东西。

????过去,我在蓬乱如麻的心绪中,用以纵容我那辉煌的罪孽的,现在已减缩得只剩下它的本质。

????偏狭而自私的恶习,我的坚守着的永恒也还不回来她的平安么?

????而我现在已消除了这一切,并诅咒它们,诅咒我所生存的空间.

????你可以嘲笑我,可以威胁我,将我逐出人间,但我仍要高喊出我的真理,直到将我窒息,将我掐得半死。

????我一定要让世界知道,我是多么热爱我的李怡。

????或许我的爱是矛盾的,可能我的爱矛盾的连我自己有时候都不敢相信,这个李怡,苍白的,被玷污了的。

????怀着恶魔的种子诞生的李怡,在人间备受折磨,从身体到灵魂,但仍然是那灰色的眼睛,仍然是那黑亮的睫毛,仍然是金褐色的皮肤,仍然是卡门西塔,最圣洁的灵!仍然是我的李怡,红色的畅想。

????让我们改变我们的生活吧,我的神啊!让我们到一个我们永远不再分开的地方去生活吧!

????北京?广州?抑或是向下?难道是下地狱?

????不要紧,纵然她的眼睛黯然如近视的鱼眼,纵然她的乳头肿胀,溢出乳汁来,纵然她那美丽,年轻,鲜嫩,天鹅绒般纤软的三角区被玷污了,被撕裂了,纵然我们都将死于非命,就在此刻!毫不停留!

????纵然这样,我只要看一眼你那忧郁的面容,听一听你那年轻沙哑的声音,我仍会万般柔情翻涌,我的李怡啊........

????敌不动,我不动。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的我竟然会想起来这句调侃的话来。

????可是我一直在注视着李怡,我确信应该是她。

????因为对于她的身材和体型的判断,我是最有发言权的了。

????可是被被单裹着的她,在我的眼皮底下,一直都没有动过。

????静悄悄的,这种安静太可怕了。

????我好像置身于完全的古籍中,无法自拔。

????张开口却说不出话,我害怕唤醒不了李怡,害怕我说出了话,弄出了动静,却惊动不了李怡,那个时候我会更加的毛骨悚然。

????我还在等待,我想李怡主动的起身,看到了她的脸我才敢叫她。

????李怡所在的床上,包括那被单的丝丝缕缕,一直都纹丝不动。

????我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寂寞了。

????我轻轻的喊了一声,“李怡......吗。”

????我的声音很轻,在如此空旷的寂静的夜晚,也细若蚊吟,听不清楚。

????可是,李怡似乎被我的这一句话所触动了。

????我发现了她的动静,心情顿时紧张起来,同时异常的激动,我真想马上见到朝思夜想的人儿,想立即和她说话,把内心深处的所有的疑问都问清楚,把我所有的愧疚倾囊相送。

????我张大眼睛,在黑暗中捕捉李怡的一举一动,这一种感觉是如此的亲切,如此的不觉得疲倦。

????李怡慢慢的掀开了被单,然后让自己的身子露了出来。

????她是穿着衣服睡去的,哪怕如此,体态依旧如此的协调。

????她更加的消瘦,任谁看了,也会顿时心疼万分。

????我真纳闷那些检察官们是怎样忍心将这样一位弱不经风的小女子关进深牢大狱的。

????她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我被仍在的墙角,应该相当的背光,再加上这里本来也没什么光线,我能够看到李怡,基本上是依靠我后天修炼出来的超人的视力达成的。

????既然李怡并没有发现我,我打算就这般静止下去,看一看李怡下边会做什么。

????这种好奇心的驱使让我继续寂静下去,好像一个木头人一般,斜斜的躺在墙角,默默的注视着我的心上人的行动。

????李怡坐了起来以后,半晌没有丝毫的动静,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又睡着了。

????我可以轻微的听到一点点李怡的呼吸声,那均匀的呼吸声,不带有丝毫的恐惧和孤寂,只有无限的苍凉感,让我都要为之动容,恨不得就此泪如雨下。

????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没有害怕的表现,难道是心死了么?

????李怡沉静了许久,抬头看向窗外。

????这里是背着月光的,看不到光亮,窗外依旧是漆黑的一片,稍微可以看到一点点的窗棱的轮廓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李怡从床上站了起来,慢慢的几乎是飘到了窗台上,望着窗外的黑色,她深深的呼吸一口,然后呼出去。

????我看到了她口中的热气,在黑夜里凭空的挥洒着蒸汽,那蒸汽里似乎还凝聚着朵朵暗香的花儿,只是这些花儿早已经凋零了。

????如果我现在不是在做自己的观众,望着李怡的话,我本来以为自己只是爱着她,现在才知道我的心思里,更多的是充满了怜爱。

????我多么想要永久的用自己全身的力气将眼前的女孩紧紧的搂在怀里,不放开,不松手,将我所有的温度传送到她冰凉的躯体上去。

????哪怕那躯体不是那个清澈,当事人的心灵却经受了最悲痛的摧残,这还不够吗?不够作为代价吗?

????对于这样一个女孩来说,如果说她的身体已经被玷污了,那么命运对她公平过吗?

????李怡在窗台上停泊了许久,踮着脚尖站立,后才低下了头,我相信她什么也没有看到,只是在感受外边自由的气息。

????李怡回过了身来,回头面对的仍旧是无尽的黑暗和被锁压的虚空。

????封闭的密室里无法带给人任何希望,希望的田野就在外边,却也是灰暗的无光,她甚至会在心中想,出去了又怎样?

????李怡走到了牢房的中央,拿起来床上的那薄的好像一层砂纸一般的床单。

????床单在她的手里,灵活的好像一条蛇一样,随着她的一次次的轻微的用力,那传单被一片片的撕碎了,就好像十七岁女孩的梦一样,全部都碎裂了。

????破碎的床单散落了一地,还有一部分罗列在床上。

????李怡从冰冷的床上拾起来这些散落的床单布料,一片片的耐心的拧系着,直到将他们系成一条长长的蛇。

????我不明白她这样做的用意。

????李怡整理了一下手中的长蛇布条的源头,重新走向了牢房的窗台下。

????对于李怡的身高来说,这窗台似乎太高了,就算是她伸出双手举高起来,也难以碰到窗户上的铁栏杆。

????哪怕如此,李怡还是尽量的垫起脚尖来,用力的够着头上的窗户,将手中的布条尝试着甩出去。

????布条好像一条条带了生灵气息的长蛇,缠绕在了窗户上的铁栏杆上,随后分两头零落而下,好像垂头丧气一般。

????李怡抓起来落在墙上的布条的两个源头,以窗户上的铁栏杆作为支点,重新裁剪布条的长度,直到她认为适合了才停止。

????直到现在,我亦睁大眼睛看着,不明所以李怡到底在干什么,但是不好的预感渐渐的浮出水面来。

评论列表: